朱永新应鼓励已经过大面积市场检验的APP优先进校

12月8日,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六届年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谈及教育类APP进校问题。朱永新建议,成立一个APP行业协会,建立严格规范的评价体系和认证体系应,并鼓励已经过大面积市场检验、受欢迎的APP优先进入校园。

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朱永新曾就学习类APP进校问题提案,呼吁对学习类App进校园要避免“一刀切”式的监管,建议建立全行业黑名单。

六、老师的心态不一样

以上这些关系,从不同层面决定了学生对老师的态度。

私立学校不存在座位分配问题,班额小,上课围一圈,坐哪都一样,座位轮换周期快,班干轮流坐庄,只要愿意,谁都可以申请竞选,平时一个班,几乎人人都是干部。对于调皮捣蛋的学生,以说服、帮助为主,学习好不好老师态度都一样。因为有考核指标,学习差的学生老师关照的机会更多一些。

公立学校,因班额普遍较大,老师除了讲课,很少有时间与每个学生深度沟通,达不到知彼知己、因材施教的目的,老师更多的是以长者的身份发号施令,通过树立权威性达到传道解惑的目的,与老师关系顺畅的,基本以成绩好的学生为主,成绩差的学生,与老师关系对立的较多。而成绩排名措施,让学习不好的学生颜面扫地,自尊全无,破罐子破摔的现象很严重。学生认为老师是拿国家钱的,你培养教育我是理所当然的,对老师的付出很少有感恩之心。

国家大力推动的素质教育,落实到学校,就变成了学习成绩的评比,由于高考分数的虹吸效应,育人方面缺乏更加具体明确的实施规范和高考录取标准,就细化得维度较低,按学生迟到早退旷课、着装、仪表、礼貌、课堂发言、个人成绩给班级争光、个人成绩名次的升降、打架吵架、团结同学、助人为乐等几个维度,来记录学生的操行成绩;以留学方向为主的私立学校,因为国外大学录取学生对学生个性性格、双语演讲、交流谈判、撰写报告、社交、情商、自理能力、生存能力、清洁卫生、社会实践、动手能力、人际关系适应性、义工服务、业余爱好等方面的综合要求,在学生人格、个性的塑造方面,做得更好一些。

本文转载自《丢丢熊》的博客,点击阅读原文。

同时朱永新提出,好的教育探索,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APP,都是应该鼓励的。“尤其应鼓励那些已经过大面积市场检验和教育实践探索的APP能够比较顺利地进入校园。”

1、公办学校注重共性管理,按成绩一刀切,无差别对待所有学生;而私立学校强调个性化管理,注重发挥每个学生的个性特点。

4、私立学校学生在吃饭、路上等方面无谓消耗的时间更少一些。

朱永新表示:“现在很多已经在市场上经过大面积检验,可以有效提高教学效率、非常受欢迎的这些APP,可以优先给它们认证进入校园。”

3、手机管理。私立学校对手机的管理明显要严谨一些,每周只有个别时间段学生可以使用,什么时候可以玩手机,玩多长时间,都是规定死的,开放时间一到,手机马上收回统一管理。公办学校对手机的管理要宽松的多,一般学校要求不让带手机,学生若要带手机,学校会要求家长与班主任签订孩子使用手机的书面协议或承诺书。

五、学生管理模式不一样

新京报记者 冯琪 校对 刘军

九、以教学质量衡量学校的好坏是片面的

根据以上分析,如果你的孩子学习成绩中等或偏上,就适合在公办学校上学,在公办学校能得到更多的关照;考试成绩偏下,适合在私立学校上学(如果经济上允许的话),在私立学校能得到更多的关照。

公办学校的教师队伍稳定,进出难度大,人员流动性小,缺少危机感,压力来自于非工作方面,工作时间短,学生下课老师下班,老师平均收入低,收入水平差别不大,多干少干、干好干坏结果差不多,请假基本不影响工资,平时上班各干各的,工作好坏更多取决于个人的责任心。个别老师存在为增加收入在外补课赚钱的现象。

这方面,如果就公办、私立一概而论,没有任何意义,按平均也没有意义,因为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最终只能给孩子选择一个适合的好学校。

朱永新建议,全国应成立一个APP行业协会,建立严格规范的评价体系和认证体系,专业、公正地对教育APP进行评价评估和排名,经过评价和认证后才能进入学校。

私立学校教师队伍流动性大,危机感强,工作压力大,人员进出频繁,但机制灵活,收入高低差别大,平均收入几乎是公办学校的两倍以上,顶尖老师一年收入几十万,收入与教学质量、受学生欢迎程度、学生管理、出勤、工作时长等挂钩。因此,私立学校的老师,只要把学生管理好,成绩提高,收入自然水涨船高,老师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校外补课赚钱,相反的情况,却是私立学校人手不足,其他学校的老师有到私立学校兼职的。

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教学质量应当只当一小部分,育人才是重点;遗憾的是,全社会只看重成绩,忽视育人。成才的孩子,未必已成人的情况比较普遍。

9月5日,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《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》,指出要对教育APP实施备案制度。11月22日,《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》下发,要求现有的教育APP于今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备案。

就像公立学校教学质量存在有好有坏、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一样,私立学校根据自身实力的差别、开办时间的长短,情况可能更严峻。

公办学校每天学生的有效上课时间为8节课,私立学校9-12节课(小学低年级9节课),私立中学普遍都是每天10-12节课。

这个问题与前一个问题看似相同,其实还是略有不同的。

与前一个问题类似的是,公办学校越好,平均班额越高,前几年网上热炒人数最高的中学班额超过80人。而私立学校再好,班额都会稳定在25人以内,倒是开办时间短,各方面条件不怎么样的私立学校,班额在35人以下。

公办学校对老师的要求很多,也很严格,但落实情况不容乐观,比如,老师对学生态度问题,座位分配不公,班干任命任人唯亲。对于调皮捣蛋的学生,以批评、打击为主,学习不好的学生差别对待。因为有考核指标,学习好的学生老师关照的机会要多一些。

私立学校,学生与老师有两重关系,一方面,学生家长拿钱让孩子读书,属于平等的消费者心态,另一方面,老师不把自己当长者,尽量拉低自己的身姿,使自己与学生打成一片,成为无话不谈、平等的朋友关系。老师尽最大可能笼络学生,让学生亲近自己,喜欢自己;否则,一个不招人待见的老师,在私立学校是没有存在价值的,因为他会得罪学生,得罪送钱给学校的学生家长。

有关数据表明,我国公办学校小学平均班额为39人,中学为51人;而私立中小学的平均班额几乎相差不大,都是25人左右。

新浪声明: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生师比的实质就是,一个老师平均关注几个学生。

2、公办学校以走读为主,学生的有效睡觉时间6小时左右;私立学校寄宿制为主,孩子的作息时间固定,有效睡觉时间将近10小时:早7点前起床,晚9点左右息灯。而游走于公私边缘的某水中学,实现军事化管理,学生晚休时间不足6小时。

生师比就是学生与老师的比例,公办学校的生师比,小学15,中学19,私立中小学的生师比稳定在13左右。有意思的是,公办学校越好生师比越高;而私立学校则刚好相反。

四、有效学习时间不一样

七、老师的态度不一样

“政策已经有了很大的调整”,对此朱永新表示,与开始的严格控制相比,现在审批环节相对灵活,管理也更为规范。

今年9月,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曾指出,一些学校出现了应用泛滥、平台垄断、强制使用等现象,一些教育移动应用存在有害信息传播、广告丛生等问题,给广大师生、家长带来了困扰,亟须规范和引导。